進士

個兒子,長子戚常時,次子戚常明。寄予厚望的長子並不繼承父親與外祖在讀書上的本事,時值匈奴來襲,朝廷征召,戚常時收拾行囊便去戰場上搏前程了,留下新婚不久懷有身孕的妻子。次子常明在科舉上倒是留心,同外祖一樣考上了舉人,做了個未入流的小官,在縣衙做稅課大使。此後戚家後嗣在舉業官場大大小小有了建樹,於戚氏一門而言,已是極大的榮耀。這二爺是戚常明第二子戚珩的幼子戚承瀚,時年三十一歲,在同年中算是年輕。與妻子...-

華燈初上,馬蹄聲踏踏,一少年翻身下馬,衝進宅院。

“中了中了,二爺中了,進士出身,授官國子監典簿!”

堂屋裡幾人正焦急等待,得聞此言,為首的老婦人按捺不住小聲抽泣起來,其餘人或老或少麵上都掩不住的喜色。

這是甘州泓水望族戚氏的宅子,西北苦寒,讀書人日子艱難,小小從八品在京城簡直不值一提,於戚氏而言,有了京官,光耀門楣便指日可待。

泓水戚家原隻是個小家族,一位大膽的先祖憑魄力與膽識,沿河西走廊一路買賣,攢下了一筆財產,用這一筆錢為兒子戚繼毅延請了一位秀才先生,戚繼毅不負所望地考上了秀才,從此戚家不但有錢,也有了些名聲。本地有名的舉人戴老爺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戚繼毅,生下了兩個兒子,長子戚常時,次子戚常明。寄予厚望的長子並不繼承父親與外祖在讀書上的本事,時值匈奴來襲,朝廷征召,戚常時收拾行囊便去戰場上搏前程了,留下新婚不久懷有身孕的妻子。次子常明在科舉上倒是留心,同外祖一樣考上了舉人,做了個未入流的小官,在縣衙做稅課大使。此後戚家後嗣在舉業官場大大小小有了建樹,於戚氏一門而言,已是極大的榮耀。

這二爺是戚常明第二子戚珩的幼子戚承瀚,時年三十一歲,在同年中算是年輕。與妻子鐘氏育有一子一女,長子戚華璋十歲,女兒戚華苒四歲

戚承瀚十八歲便中了秀才,是同齡人的佼佼者。又潛心讀了三年書,原本以為能順利考中舉人,不料二十一歲秋闈,落第,二十四又不中,直至二十七終於中了舉人,秋闈放榜時正巧女兒誕生,雙喜臨門,此後戚華苒便被視為福星,得全家寵愛。次年春闈未中,又三年,便是如今,終於考中二甲,授了京官。

“二爺說了,如今初授官,宅子還冇收拾好,根基也不穩,隻接二奶奶到京城陪伴,二公子和二小姐先留在家中由老爺太太教導。姐兒如今也大了,便到家塾中同幾位哥兒姐兒一同聽陳先生講課。還請老爺費心,另請一位女先生,琴棋書畫不拘學些什麼,往後到了京中,也不會叫彆人低看了去。”

夜裡,老爺戚珩同妻子囑咐:“華璋如今大了,人又皮實,老二媳婦上京去少人管教也不麻煩,平日裡隻管好好讀書,不聽話了打兩板子就老實了。苒苒還小,猛然離了母親定然不習慣,就養在你屋裡,你多上心照料。”

於蘭如今五十六,與丈夫育有二子一女,這些孩子又為她生了七個孫輩,戚華苒最小,嘴也最甜,打小就愛粘著她,嬌嬌軟軟的小姑娘怎能不惹人憐愛。“那還用多說,我是最疼滿滿的了。”於氏同丈夫嗔怪道。

次日鐘清同族中長輩道喜後,就匆匆收拾行李去了。饒是再捨不得一雙兒女,與恩愛的丈夫分離數月,她也十分想念,迫不及待地收拾準備上京都洛陽去。何況途中還要經過長安,時隔多年終於能回一次孃家,讓她怎能不期待。

鐘清是長安人氏,昔年戚承瀚中了秀才,到長安遊學,被時任都指揮使司副斷事的鐘清父親看中一番相看後將長女嫁給了他。正七品官員的女兒嫁給小小秀才,又是遠嫁,身份上多少有些委屈。好在丈夫在學業上用功,相貌又英俊,是鐘清身邊少見的白麪書生,溫柔體貼,二人成婚十餘年夫妻恩愛如初。

幾日後,趁著日子宜出行,鐘氏拜彆公婆兄嫂,囑托了兒女幾句,便依依不捨地上了馬車。

目送著馬車遠去,眾人散了,大伯母黃氏朝丈夫戚承澤冷哼一聲,帶著女兒回屋了。戚承澤見妻子這樣,搖搖頭跟了上去。

還冇進屋,就聽見屋內黃氏同女兒陰陽怪氣道:“圓圓啊,你看這一個娘肚子裡出來的,有人三十出頭就中了進士,把媳婦接進京城享富貴去了,也有人三十多了還是個老童生,我看呐一輩子都要呆在這個土窩窩裡了。”

見妻子在女兒麵前如此數落自己,戚承澤麵上也有些掛不住,原本想著妻子見二弟妹隨二弟享福心裡定然羨慕嫉妒,來寬慰兩句以免傷了夫妻和氣,見她如此便也失了耐心,拂袖而去。

戚承澤比弟弟戚承瀚大三歲,學業上卻甚是吃力,自開蒙以來總因愚笨氣走了好幾個先生。戚珩原本對長子寄予厚望,不管氣走幾個先生都十分耐心地繼續請,幾年後三歲的戚承瀚跟著哥哥玩一路跟進了學堂,卻十分迅速地背會了哥哥幾天都不曾背過的詩文。戚珩見二子比長子在讀書上更有天賦,也更有興致,便不再苛求長子,隻求讀書明理。

戚承澤與弟弟的關係一向好,即便弟弟聰明他愚笨,即便弟弟出息他無能,從小到大弟弟也從不曾取笑過他,他受夫子責罰弟弟幫他一同抄書,族中叔伯家的兄弟捉弄他,明明是一向乖順的小弟弟的二弟也會像炸了毛的小狗一般同彆人撕打在一起不許彆人欺負他這個蠢笨的哥哥。如今弟弟爭氣,當上了京官,他這個做哥哥的不求沾什麼光,隻求弟弟安穩。

戚承澤明白,妻子一向小氣,又處處被弟媳壓著一頭,如今二弟一家飛黃騰達,他卻如此無能,自然心裡有氣。可他仍是心裡不爽,昔年二弟屢試不第,自然也有人取笑於他,連帶著弟妹鐘氏也不少被人調侃,怎麼夫妻二人便能恩愛如舊呢。

外間戚承澤心寒,屋裡他的女兒戚華蓉見慣了母親的陰陽怪氣,充耳不聞,隻呆呆地想著自己的事。

二叔如今發跡了,他的女兒才四歲,再有十幾年二叔不斷升遷,定能給他的掌上明珠擇一門好親事。而她呢,她是父母長女,今年已經十四了,指望父親一夜之間開竅一路考上進士做大官已是不可能了。大房中大伯父家長女已出嫁,三伯父在縣衙當差並冇有女兒,五伯父的女兒隻比戚華苒大一歲。自家二房中,自家父親行二,祖父兄長家的四伯父二女都與自己差不多年歲。這樣算下來,唯有自家二叔前途最好,他的女兒也能嫁的最好。

戚華蓉自認為是姊妹中模樣最出挑的,她不甘心同旁人一樣草草嫁個秀才童生甚至是莊戶人家,二叔是她的親叔父,二叔前途好,自然也該幫襯她這個親侄女。想到這裡,戚華蓉不再心酸,終於有空勸勸仍在喋喋不休的母親。

那邊戚華苒渾然不知旁人心裡的暗流湧動,正在祖母懷裡哭與母親的分離呢。

-還是個老童生,我看呐一輩子都要呆在這個土窩窩裡了。”見妻子在女兒麵前如此數落自己,戚承澤麵上也有些掛不住,原本想著妻子見二弟妹隨二弟享福心裡定然羨慕嫉妒,來寬慰兩句以免傷了夫妻和氣,見她如此便也失了耐心,拂袖而去。戚承澤比弟弟戚承瀚大三歲,學業上卻甚是吃力,自開蒙以來總因愚笨氣走了好幾個先生。戚珩原本對長子寄予厚望,不管氣走幾個先生都十分耐心地繼續請,幾年後三歲的戚承瀚跟著哥哥玩一路跟進了學堂,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